沥心沙大桥被撞之后:坠落的车辆,被困的岛民

发布时间:2024-02-25 22:44:22 来源: sp20240225

     沥心沙大桥被撞断的时候,附近有船员看到,桥上的车灯,在夜色里往下落。   这座全长780余米的钢筋混凝土公路桥,位于广东广州南沙区万顷沙镇,在1994年建成通车。它横跨洪奇沥水道,连接着万顷沙镇与三民岛片区,是岛民进出岛的唯一陆路通道。   2月22日清晨5点31分左右,因船员操作失当,一艘广东佛山籍集装箱船空载触碰沥心沙大桥桥墩,导致桥面断裂。经核实,共有4辆车和1辆电动摩托车从断裂处坠落。新京报记者从新闻发布会获悉,五人在这起事故中死亡,两人在医院救治,目前生命体征稳定,肇事船一名船员轻微伤。肇事船责任人已被控制。   目前,三民岛上约9100名居民的交通、供水都受到影响,当地正加快修建临时码头,设置临时水管。   记者搜索发现,肇事船此前曾被处罚,被撞的桥梁也曾被加固。有专家分析认为,船撞向桥的角度和位置非常不利,或许是桥梁塌落的原因。 被撞的沥心沙大桥。 受访者供图   事发时有巨响,肇事船舶曾被处罚   2月22日5点30分左右,天还没亮,洪奇沥水道上有不少船舶航行。和往常没什么两样。   洪奇沥水道是珠江入海水道之一。根据《广东省航道发展规划(2020—2035年)》,它是珠江三角洲“三纵三横三线”高等级航道网的组成部分,是珠江三角洲港口群的主要集疏运通道。无论白天黑夜,这里总有船只经过。   船员魏荣在距离大桥约两公里的船上,巨大的响声把他从睡梦中震醒了。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魏荣只看见桥上两辆车的车灯,在夜色里垂直往下落。   “我们(这时)就知道,桥已经塌了,但不知道是船撞的。”魏荣说,后来当地海事局通知他们开救生艇前去查看情况,在现场他们发现,肇事船的驾驶楼被撞得很厉害,“都变形了。”随后海警等部门也来救援。   佛山良辉船务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肇事船舶是“良辉688”号,长60米,宽18米,于2016年4月制成,目前挂靠在该公司。据广东省海洋综合执法总队介绍,这是一艘自重5000吨的集装箱船。   这艘船曾被处罚。天眼查信息显示,今年1月8日,“良辉688”船舶进出港口、锚地或者通过桥区水域、海峡、狭水道、重要渔业水域、通航船舶密集的区域、船舶定线区、交通管制区时未加强瞭望,被大铲海事局予以行政处罚,罚款3万元。   船顺App显示,2月22日凌晨2点52分,这艘船进入洪奇沥水道,最后轨迹停留在沥心沙大桥。事故发生时,航速为4.6海里/小时。 事故现场。 图源:央视新闻   22日下午举行的沥心沙大桥突发事件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初步查明的事故经过。   当天5点31分左右,因船员操作失当,“良辉688”轮左舷船身触碰沥心沙大桥下行通航孔18#桥墩,随后船头再次触碰下行通航孔19#桥墩,致使该通航孔上的桥面断裂。目前,海事部门已会同公安部门,对肇事船的责任人进行控制,广东海事局已成立事故调查组开展调查取证。   经初步检测和组织设计、施工等业内专家会商研判,目前除19#墩靠主桥侧挂梁塌落外,被撞受损的19#桥墩倾斜严重,存在进一步失稳风险。为避免发生次生灾害,需进一步拆除19#-20#墩跨梁,消除安全隐患。   坠落遇难的中巴车司机:从事公交运输十多年   事发时,梁金华正驾驶着一辆中巴车在桥上通过。   他在广州公交集团南沙巴士有限公司车队的南沙巴士车队工作。据媒体报道,梁金华执行的是南沙9路的营运任务。这趟线路从团结围总站到万顷沙总站,途径18个站点,首班车发车时间为早上6点30分。   一名司机对媒体表示,公交车司机要在6点30分前赶到位于三民岛的团结围总站,因此需要提早驾驶空车经过沥心沙大桥,进入三民岛。   南沙9路在学校设有站点,岛上的居民告诉新京报记者,一些初中学生会乘坐梁金华的车去学校。一位经常搭乘梁金华驾驶的公交车的女孩觉得梁华“很幽默”,看到她穿“洛丽塔”(公主裙),还会夸奖她。   他的弟弟梁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介绍,梁金华已经从事公交运输十多年了,之前服务于其他路线,后来因为孩子上学才调动工作,平时早班车上班较早,常常凌晨4点多就离家,在车场准备好后,驾车过桥前往站点。   梁先生和哥哥一样,也是一名公交司机,在另一条路线工作。22日上午8点左右,他在岗位上收到了哥哥出事的消息——   桥断裂后,梁金华驾驶的空载中巴车坠落到肇事船舶里,不幸遇难。   还有一辆货车和一辆电动摩托车坠落到船上,摩托车驾驶员也不幸遇难。有两辆小货车掉进水中。   据广东海事局副局长、广州市海上搜救中心副主任尹强介绍,事发后,广州市海上搜救中心立即启动水上突发事件二级应急响应,对洪奇沥水道沥心沙航段实施临时水上交通管制,指派广州海事局海巡船立即赶往现场,并调度协调公安、消防、海警、渔政、救助、打捞、医疗等应急力量前往事故现场应急处置,共出动搜救船艇15艘,救援人员122人。 救援现场。 图源:央视新闻   其中,南海航海保障中心派出了专业测量团,投入了多波束测深、声呐、水下机械等装备,22日上午11点左右,他们发现了两辆落水小货车疑似位置,南海救助局广州打捞局的潜水员水下探摸,找到了两辆车。   下午4点13分左右,两辆小货车被打捞出水,车内三人不幸遇难。   事故后的三民岛:交通和供水受影响   这起突发事件也打乱了三民岛居民的生活。   三民岛位于万顷沙镇西南边,由围垦滩涂而成,由民建村、民兴村和民立村三村组成。广州南沙开发区管委会秘书长欧阳刘兵介绍,三民岛占地面积14908亩,户籍及外来人口约9100人。   这里虽然四面环水、交通不便,但土壤有机物丰富。岛民吴洪说,岛民多以种植农产品为生,平时不少车都通过大桥来到岛内运输瓜果。   从事垂钓生意的民兴村村民刘博,被迫停了生意。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一些农民和岛内的渔民协商,想用渔船把瓜果运出去。他注意到,几台挖机和铲车正在水边工作,像在建设渡口,周围有大量岛民围观。民兴村一名村干部证实了建设渡口这件事,但何时能投入使用,还没确定。 大桥被撞后,由于出岛唯一道路中断,岛内种植瓜果的居民将水果放在渔船上向外运输。 受访者供图   除了交通,沥心沙大桥被撞断后,岛上还断了水和网络。   “民兴村的水管和光缆都是贴在沥心沙桥上的,桥一断,水管和光缆线也都会断掉,目前村里的水、网都没恢复,电还有。”22日上午,刘博回忆,在事发后的两个小时内,村民纷纷涌向超市抢购物资,特别是水,已经被抢购一空。“我家里还有两箱矿泉水,只够维持2天左右,超市里的肉也被抢空了。”   “沥心沙大桥是三民岛供水线路的主管道,桥断了之后没法供水。”22日下午2点,广州南沙粤海水务有限公司万顷沙营业点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岛南侧有一条还没开通的高速路桥,事发后,桥上已接入临时水管,岛民可以带着接水工具到临时水管处打水,目前基本可以满足岛民的生活用水。   下午6点多,洒水车司机王平和5位司机守在这座高速路桥上,另外4位则开着车守在三民岛上。王平说,自己天刚亮就接到水务公司电话、要来三民岛支援,他驱车20多公里,最终在上午9点多抵达。一台洒水车满载12吨水,七八个小时过去,他已经送了5车水。   “什么时候恢复供水,我们什么时候撤走。”王平说。   22日下午,尹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南沙区已经在事发后协调两条轮渡船保障居民和货物运输,同时增加渡轮班次、调配公交车接驳,加快修建临时码头,保障村民出行;经过抢修,岛上通信网络已基本恢复;及时对岛内特殊人群进行摸查,迅速开通红棉热线,24小时接听群众的求助电话,协调南沙区第一人民医院、万顷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紧急调配海警快艇运送增配常备药品、慢性病药品,满足岛内群众用药需求;统筹安排在校师生的学习和生活,启动线上教学方案,保障正常教学;组织10台送水车,提供岛内居民用水,并加快修复供水设施,分批次将矿泉水、米、油、水果蔬菜等物资供应上岛。 民兴村一名村干部表示,政府计划开辟新渡口,图为正在开工的挖机。 受访者供图   事故桥梁近年曾被维修加固   此外,发布会上,广州南沙开发区管委会秘书长欧阳刘兵称,南沙区将对辖区内桥梁开展全面安全排查。   公开信息显示,2019年7月26日,沥心沙大桥(中心桩号K3+083)出现严重病害,处于限制15T(吨)以上车辆通行状态。后南沙区交通运输局对该桥组织桥梁荷载试验,临时全面封闭桥梁交通。2020年7月,广州市南沙区交通运输局发布公告称,沥心沙大桥已完成维修加固,经桥梁检测单位检测评定,已由四类桥升级为二类桥,技术状况处于良好状态。自此,沥心沙大桥通行车辆限重提升至20吨,轴重不超过13吨。   2021年10月,为提升辖区内农村公路通航桥梁防撞能力,南沙区实施“通航桥梁防撞能力加固提升工程”,工程包含沥心沙大桥和高新沙大桥。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同期公布的一则文件显示,拟对沥心沙大桥通航孔桥墩(16#、17#、18#、19#桥墩)加装附着式防撞设施。   不过,2022年8月12日,广东省交通运输厅针对上述工程发布延期审批办理的意见,同意该项目施工作业延期至2023年8月31日。一年后,2023年9月4日,广东省交通运输厅再次发布针对该工程的延期审批办理意见,延期作业有效期限至2024年8月31日。   针对桥梁加固工程一再延期的问题,欧阳刘兵解释,早在2022年12月,沥心沙大桥防撞加固工程就已完成施工并投入使用,但高新沙大桥防撞加固工程正有序推进中。鉴于该项目建设内容包含这两座桥,因此省交通厅发布了延期通知。   期刊《桥梁建设》刊发的论文《广州沥心沙大桥复合防撞装置抗撞性能分析》也指出,2023年4月,该桥已经完成波折钢板‐钢覆复合防撞装置加装工作。“未设复合防撞装置时,船艏正撞和斜撞桥墩承台时,均会使桥梁产生较大响应;设置复合防撞装置后,桥梁结构响应明显减小,正撞时撞击力峰值最大降幅为18.17%,斜撞时撞击力峰值降幅为48.66%。” 2月22日下午5点30分左右,沥心沙大桥突发事件新闻发布会召开。 新京报我们视频截图   专家:大桥的防撞装置是否发挥明显作用,与船撞击桥梁的角度有关   在此次事故中,大桥的防撞装置是否发挥明显作用?   桥梁倒塌事故分析专家、浙江工业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博导彭卫兵教授分析,从公开信息来看,肇事船舶与桥墩发生过两次撞击。第一次撞击,船与中墩发生斜向撞击。第一次撞击发生后,船向发生改变,船只以接近于“顺桥向”(即与车流方向一致)与边墩发生二次撞击,最终导致边墩发生倾斜,部分桥梁落梁坍塌。   他分析发现,坠落的是一块和两侧桥体并不相连的挂梁。“打个比方,就像搁置在两个板凳上方的物体,因为凳腿被撞后发生位移,上方物体缺少托力而坠落。”   彭卫兵认为,大桥的防撞装置是否发挥明显作用,与船撞击桥梁的角度有密切的关系。“如果空载船正面撞击桥墩,可能问题不会这么严重。但船顺桥向撞桥墩,这是桥墩非常脆弱的方向,很小的力就可能把桥墩撞出比较大的位移,这次事故的情况就是这样。”   彭卫兵介绍,从已有资料来看,沥心沙大桥结构主要为桥梁主体叠加挂梁。此类桥梁在加装防撞击装置时,通常会考虑到正向撞击和较大可能的斜向撞击。“这次船只第一次发生撞击后,船舶发生转向,最终几乎顺桥向与边桥墩发生碰撞,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 事故现场。 图源:央视新闻   对此,彭卫兵表示,这是个两难问题,一方面,业内应当引以为戒,在做防撞设计时除正撞和斜撞外,还需结合实际情况,考虑可能的最不利撞击角度;另一方面,在有限的资金条件下,桥梁防撞设计很难穷尽所有撞击可能,“那样防撞装置将会庞大或复杂,建造成本也将较为高昂,因个别小概率的人为失误而大幅度增加全社会桥梁防撞成本,这是否合适也值得思考。”   除了撞击角度外,桥梁损毁程度还与桥墩的结构型式有关。彭卫兵介绍,从现场图片来看,沥心沙大桥桥墩较多,而且有主次墩之分,事故发生的位置位于桥梁的次通行孔,“这一位置的桥墩(即桥梁边墩)为排架墩,相较于主桥墩来说,顺桥向抗撞击能力相对较弱,这也可能是导致桥梁落梁坍塌的原因之一。”   (应受访者要求,吴洪、刘博、王平为化名)   新京报记者 熊丽欣 左琳 慕宏举 秦冰 傅应林 实习生 郝若琳 张新惠 【编辑:李岩】